貫穿21世紀的,必是世界的“中國問題”

??????[來源: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戶端]??????2019-07-02 07:06:02

貫穿21世紀的,必是世界的“中國問題”

——訪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北京大學中國與世界研究中心主任潘維

潘維 圖/張楊

專家簡介:潘維,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北京大學中國與世界研究中心主任。

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碩士,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政治學博士。

主要研究領域為中國政治與世界政治。

著作有《比較政治學理論與方法》《當代中華體制》《法治與民主迷信》《農民與市場》《信仰人民》《士者弘毅》等。

湖南日報·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奉清清

在新中國成立后社會主義實踐的基礎上,經過幾十年改革開放的探索實踐,我國開辟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發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堅定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那么,我們要如何理解排在第一位的道路自信的深刻內涵?如何堅持道路自信走好自己的路?“七一”前夕,湖南日報記者采訪了北京大學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北京大學中國與世界研究中心主任潘維。

1 社會至上,社會平等團結至上,就是社會主義

湖南日報:潘教授好!我注意到,在您的最新著作《士者弘毅》中,您說:過好社會主義理論關,對中國共產黨,對我黨領導的各種社會組織,對人類文明的進步,一直是一個重大的課題。請問這是為什么?

潘維:是的,社會主義不是虛無空洞的名詞。大道至簡!我認為,社會至上,社會平等團結至上,這就是社會主義。而個人至上,資本利潤至上,就是資本主義。與以來世的平等許諾來緩解現世的苦痛不同,以馬克思主義為“圣經”的共產黨人從來就是在現世對不平等宣戰,帶領人民最終走向沒有私有制的“理想國”。這個實現的過程,就是社會主義道路。我們必須過好這個理論關。

我們共產黨人的“初心”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也就是說建設一個繁榮強大的社會主義國家,為人類世界的共產主義遠大前途作貢獻。這是毫無疑問的。但黨的階段性主要任務會導致一部分革命和建設事業的參加者未必認同這個“初心”、記住這個“初心”,或者說他們的“初心”會發生“異化”。比如,土改后黨內滋生的“兩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思想;比如,當前存在的一些大學生為加入公務員隊伍、為“仕途”而入黨;比如,主觀上認同資本利潤至上而非社會利益至上等等。這些都是沒有過好社會主義理論關的表現,從而導致行動上與社會主義道路和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大相徑庭。

社會主義是先進的思想,是人類社會進步的方向。但社會主義事業不是一帆風順的,前進的道路曲折、艱難。我們對社會主義事業內容的認識也隨時代而變化。在第一產業時代,中國有自己的古典社會主義思想,比如“大同”思想和“小康”實踐。在第二產業時代產生了“蘇聯模式”,第一次把馬克思的“消滅私有制”思想落地,卻也因為同時降低了社會活力而弊端叢生。在第三產業時代,生產資料所有制的作用減少,勞動者普遍的教育和健康程度成為競爭力的主要來源,勞動者再生產的社會化,即均等化成為社會主義者的根本訴求。而且,社會主義必須與本國的具體條件相配合,已經成為重要的原則。無論如何,中國共產黨的理想是建設強大、繁榮的社會主義國家。在這一點上,中國共產黨人不能動搖。

2 道路的選擇,根本取決于“依靠誰”“為了誰”。不同道路的“分水嶺”,就是利益與利潤主要分配給誰

湖南日報:是否可以說,道路的選擇,根本取決于“依靠誰”“為了誰”。而“為了誰”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利益和利潤分配給誰。因此,不同道路的“分水嶺”,就是利益與利潤的分配方式?換言之,資本和資本利潤至上是資本主義,社會和社會利益至上是社會主義嗎?

潘維:道路的選擇,根本取決于“依靠誰”“為了誰”。而“為了誰”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利益和利潤分配給誰。大體如此。資本主義要求個人自由,要求強者的特權,要求承認自私和貧富差距為永恒的必然。而社會主義要求群體的自由,要求以平等求取社會的團結,致力于消滅弱肉強食、貧富涇渭分明的社會結構。兩者質的區別,凸顯出了社會主義的先進性和真理性。

當然,“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不能只是空洞的口號,而要落實到我國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中去。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們自力更生打基礎;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靠市場創造財富,但創造得還不夠。我國人均GDP僅僅1萬美元,與美國的6萬美元和西歐、日本的4萬美元還差得遠,所以需要深入挖掘市場機制創造財富的潛力。尤其是,盡管我國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很多,但令人糟心的現象和事情還有不少。比如育小、養老的壓力在快速擴大,教育、醫療、住房發展不均衡,一些黨員為人民服務的能動性消退,一部分官員在腐敗的路上越走越遠。一些官員們對創造自己財富的“大事”有極大興趣,對結交富人有極大興趣,卻視百姓的所思所盼切身利益為 “小事”而不屑一顧。這些問題是沿著社會主義道路前進必然會遇到的艱難險阻,迫切需要也一定能夠解決。所以,黨的十九大非常客觀地提出,我國的發展需要解決兩大基本矛盾,即發展不平衡和發展不充分。

無論解決哪個問題,依靠人民群眾都應當是基本思路。動員人民,組織人民,以人民為中心,讓人民自己解放自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革命的基本思路,也應當是黨領導中國建設的根本思路。把群眾路線提升到我黨政治路線的高度是非常必要的。由于“文革”的動蕩,我黨對“群眾運動”的教訓非常警惕。但群眾路線不是群眾運動。不堅持群眾路線,我們黨會滋生越來越多的官僚主義、形式主義,會有越來越多的干部“說一套、做一套”,成為“兩面人”,遑論以身作則!必須拒絕特權,保持艱苦奮斗的優良傳統。

3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體現在黨的領導這個突出特征里

湖南日報: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四個自信”,其中“道路自信”是排在第一位的。那么請問,什么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它最顯著的特征在哪里?

潘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首先是社會主義。社會主義運動在當今世界是有共性的,這就是:要求勞動者再生產的社會化。什么是“勞動者再生產的社會化”?就是育小、養老不再由個體家庭單獨承擔,而由全社會分擔。政府推動和保障教育、醫療服務的均等化,去市場化。只有社會去市場化,經濟市場化才可持續。反之,只有經濟市場化了,社會去市場化才有基礎。如果經濟和社會都市場化了,社會就會因貧富差距迅速擴大而瀕臨崩潰。所以,勞動者再生產的社會化,即均等化、去市場化,不僅是全世界社會主義者的要求,而且是世界文明進步的要求。社會利益高于資本利潤的利益,社會才能不分裂,人民才能團結起來。而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僅是群眾運動,而且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運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本質就體現在黨的領導這個突出特征里。黨的領導為什么這樣重要?因為黨在頂層協調創造財富的市場機制與財富分配上的社會主義。

自古以來,統一的執政集團對我國的“一統”非常關鍵,而“大一統”來自執政集團的“有容乃大”,拒絕極端思想,拒絕走極端路線。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在面臨強大的外部壓力之際,認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這個本質、特點和優勢,對于我國人民的大團結十分重要。為了這個大團結,共產黨的干部們需要“不忘初心、牢記使命”,需要在幫助資本獲取利潤的同時不可偏廢“為人民服務”,不可偏廢醫療、教育的均等化、去市場化,不可偏廢認真為群眾辦“小事”,懲惡以揚善,堅決維護基層的社會秩序公正,堅決維護公有和共有財產的使用秩序。

4 有以中國共產黨為代表的政治上和思想上統一的執政集團,是中國社會主義道路的“東方密碼”

湖南日報:從空想社會主義到科學社會主義,從共產主義運動在世界先如火如荼后又經歷蘇東劇變,社會主義運動起起伏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旗幟一直高揚在世界的東方。請問,從“中國的社會主義道路”之中是否可以尋找到神秘的“東方密碼”?

潘維:各國具體條件不同,我不愿肆意評論別國制度,制度都是有原因的。我更希望“各美其美,美美與共”。但不顧本國具體條件,盲目崇拜別國制度,是淺薄的。不顧別國具體條件,自以為自己的制度優越和“普適”,甚至以武力強逼別國接受本國制度,是傲慢乃至無恥。

中國的制度頗有特色。在自然和社會差異極大的條件下,在缺乏宗教支撐的條件下,長期維持了“大一統”,使這個古老文明生生不息,沒有四分五裂,沒有被外來文明擊潰,迄今還是興旺發達的文明大國。從兩千多年前形成的“儒黨”——政治上和思想上統一的執政集團,到而今的中國共產黨,是這個“大一統”的根本原因,或者說“東方密碼”。當然,所有優點都伴隨成本代價。但中華文明生生不息以至今日,說明收益始終高于成本。我個人把這種中華體制稱為“社稷民本”,以區別于美國的“自由民主”和歐洲的“社會民主”。這個“社稷民本”制度已經延續了兩千多年,超越了朝代興衰,也超越了三大產業形態。而西制才實行了兩百年不到,其可持續性恐怕還要由歷史檢驗。

5 共產黨是“愚公”,人民是“上帝”。共產黨必須把群眾組織成人民

湖南日報: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203次提到“人民”一詞。您認為,這是大轉折的信號,標志我國的發展進入了“新時代”。您提出“把群眾組織成人民”,為什么這樣表述?總書記“共享發展”理念,是促進由解決“患寡”問題向解決“患不均”問題轉變的信號嗎?

潘維:中國共產黨不同于歷朝歷代統治集團的地方,在于不僅順應時代潮流支持提升民權,而且把民權放到了至高無上的地位。毛澤東同志認為,共產黨不是救世主,共產黨是“愚公”。為了人民的幸福,愚公以身作則,帶領子弟們挖山不止,感動了“上帝”——廣大人民群眾。人民群眾組織起來,齊心協力挖山,就能迅速推翻壓在自己身上的“三座大山”,翻身得解放。沒有愚公,就沒有被感動了的“上帝”;沒有共產黨,就沒有被號召和組織起來的人民,沒有蘊藏在人民中的雄偉力量。1900年有4.5億中國人的“大清帝國”被2萬洋兵打敗,賠了這支“八國聯軍”4.5億兩白銀。說明無組織的群眾僅是一盤散沙。半個世紀后,共產黨依靠“上帝”——組織起來的人民,在朝鮮打敗了美國率領的“聯合國軍”。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共享發展,歸根到底是要解決“不均”之患,實現公平正義。要實現共享發展,共產黨必須依靠把群眾組織成人民。毛澤東同志有個科學判斷就說明了這個道理。他是這樣說的:“我們應當相信群眾,我們應當相信黨,這是兩條根本的原理。如果懷疑這兩條原理,那就什么事情也做不成了。”

6 黨的群眾路線是黨的生命線,也是我國社會健康的根本

湖南日報:“把群眾組織成人民”當然要由中國共產黨來實現。那么,中國共產黨何以能領導中國人民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其先進性是否深深扎根于我們中華優秀傳統中?

潘維:群眾路線是中國共產黨的生命線。黨把根深深扎在群眾的土壤里,抓住水土,才能獲得營養,才有生長的基礎。若黨的根不往下扎,抓不住水和土,土壤也會碎片化,散沙化。一盤散沙的中國社會沒力量、沒前途。同時,在一盤散沙中,中國共產黨也立不住,得不到營養就會干枯,就盛行官僚主義、形式主義,失去民心。中國過去總把官員說成“舟”、把老百姓說成“水”,“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是有道理的。但我認為黨和人民不僅是舟和水的關系,還是骨與肉的關系。沒有肉,骨是骷髏;沒有骨,肉會糜爛。所以,黨的群眾路線是黨的生命線,也是我國社會健康的根本。

中國共產黨的群眾路線,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不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而是有深厚中國古典思想資源的。這種古典思想資源可以概括為“以小為大,以下為上”,也就是“小事”比“大事”重要,“基層”比“科層”重要。辦大事的前提是辦好小事,辦大事的最終目的是人民的美好生活。科層體系推出的各種國計民生大政,如果要正確,就不能脫離對基層社會迫切需求的敏感。這種古典道理,體現在《周易》陽上陰下為“否”和陰上陽下為“泰”的兩個著名卦象和卦辭中,體現在《尚書》乃至構成“諸子百家”核心的“民本”思想,體現在儒家的“大同”理想和家國同構,體現為道家的“天之道”與“人之道”的區分和“上善若水”的著名主張。這些古典的政治道理是相通的,也是中華文明生存和長治久安的基本道理。

7 黨在人民“前面”“身邊”“后面”站好位,一定會帶來上下同心同德、群眾團結如一、中華舉世無匹的局面

湖南日報:您曾經對黨和人民的“站位”有過精辟的論述,能和讀者分享嗎?

潘維:孟子說:“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恒亡。然后知生于憂患而死于安樂也。”因此,在一次演講中我寄望中華民族的先鋒隊:站在民眾的前面,辦大事,引領全民邁向光明的未來;站在民眾的身邊,辦小事,維護公平正義,排解群眾憂難;站在群眾后面,時刻檢討大事與小事的平衡,時刻警惕失去人民信任,時刻警惕失去民心。

我相信,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我黨一定會堅持這樣一個“站位”,一定會帶來上下同心同德、群眾團結如一、中華舉世無匹的局面。

8 21世紀國際關系的最大“問題”是中國崛起。新中國從來就沒走過平坦的路,要一代代中國人接力,用血汗和智慧不斷開拓道路

湖南日報:總書記十九大報告描繪了我國到本世紀中葉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宏偉藍圖。如何理解這個現代化及其國際影響?

潘維:我可以肯定地說,21世紀國際關系的最大“問題”是中國崛起。中國崛起的意義現在已經能看到些端倪。第一,中國人口龐大到14億,比所有發達國家人口之和的大約10億還龐大得多。第二,中國崛起的道路很獨特,不靠武力征服,也很難被武力挫敗,因為中國有個堅強的、實事求是的、不信教條主義的政治核心——中國共產黨。第三,中華文明很獨特,包容性特別強,是個學習型文明,精神上不靠宗教加持,不是傳教文明,沒有當人類領袖的欲望,卻有能力獨立自主。中國獨立自主的能力很可能終結美國對全世界的支配權。當然,中國崛起不是我們自己的問題,是那些害怕中國崛起者的“問題”。比如如何遏制中國在經濟、軍事、社會、政治、文化上的影響力,保持世界霸主地位,恐怕就是美國某些人的世紀問題,將貫穿整個21世紀。

堡壘最容易從內部攻破,但外部進攻反過來也會導致堡壘增強。中華民族不屈不撓,沒這血性就活不到今天,也沒有明天。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需要不斷進行“偉大斗爭”。新中國從來就沒走過平坦的路,一路上到處是荊棘、陷阱。或者說,前面根本就沒有現成的路,要我們一代代中國人接力,用血汗和智慧不斷開拓道路。

版權作品,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湖湘情懷,黨媒立場,登錄華聲在線官網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戶端,領先一步獲取權威資訊。轉載授權:0731-84326133蘇女士。轉載須注明來源、原標題、著作者名,不得變更核心內容。

[責編:曾璇]

10號樓

熱新聞

我要問

河北20选5走势图基本